快捷搜索:  as  xxx

聚焦春运安保中的年轻人 “背奶妈妈”在春运中

2018年2月25日讯,在春运铁路公安一线岗位中,有很多默默辛勤工作的年轻人。昨天记者采访了北京西站派出所的“背奶妈妈”和“便衣图图”,看看他们是如何在岗位上度过春运的繁忙时段。

“背奶妈妈”用爱心细心守护春运

作为北京西站派出所安检队的一名普通民警,孟雨刚刚休完产假就赶上了每年最具有考验性、挑战性的春运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背奶妈妈”。(注:背奶妈妈是指生育后利用工作间隙存储母乳,晚上背回家给宝宝当第二天“口粮”的职业女性。)

孟雨的宝宝快9个月了,目前白天由姥姥在家看管。本来她可以申请育儿假再多在家里陪孩子一段时间,可是她没有延续假期,而是在和妈妈、爱人商量后,第一时间投入到了2018年春运工作当中。虽然春运苦、春运累,她又是一线民警,又是新任妈妈,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“不能因为带孩子耽误了工作,我要为春运贡献自己的一份力。”

孟雨是一名预防兽医学研究生,2010年参加铁路公安工作,成为北京西站派出所安检队的普通民警。经常会有人问她,“一个女孩子,放着专业不干,为什么选择当一名警察呢?”她都会腼腆的笑一笑说:“当警察是我儿时的梦想,动物医学是我的爱好!”

如今孟雨每天的工作就是早晨8点之前来到派出所,换好警服参加完队里点名之后,就带上“八大件”上岗了。到达北京西站南广场进站口后,她会先召集当班的安检员进行一个简单的岗前要求,接着就是一天的岗中检查,下午下班后再进行一次岗后点评。今年的春运是她经历的第八个春运了,由于尚处在哺乳期,她当起了“背奶妈妈”。

面对春运紧张又繁忙的工作期间,作为对自己宝宝负责的母亲,她只能利用上午11点和下午4点的休息时间,悄悄来到宿舍,清洗干净手后,用吸奶器将新鲜的乳汁吸出来,再用奶瓶存放在冰箱里,晚上下班之后再换乘两个小时的地铁和公交车,用特别购置的冰盒把母乳带回家。

记者在西站见到小孟时,她略微显得疲惫,嘲笑自己每天都缺觉。“每天回到家已经晚上七点了,先把孩子接过来,让姥姥做饭,然后两个人倒着吃饭,喂完孩子就睡觉,但是经常晚上睡不踏实,孩子一哭闹就醒了。”她说自己当背奶妈妈是“没有办法的办法”,因为现在让孩子断奶有点早。由于父亲在前年就已经去世,而自己的爱人又在外企工作长期需要出差,几乎每个星期周一至周五都在外地,公公婆婆又远在河北,家里只有年迈的母亲在看着女儿,她对母亲充满了愧疚和感激。

小孟的岗位主要在南广场进站口,负责处理安检中遇到的各种突发情况。“我们在工作中遇到的最多就是旅客不理解,”小孟说,昨天有一家四口在火车站安检被查出带了一把水果刀,结果旅客死活不愿意拿出来,态度极其不耐烦。经过说服教育,旅客总算把刀子扔了出来,但是仍然在嘴上不停地埋怨着安检员和民警。

前天小孟正在南广场值守,安检员向她报告遇到一名旅客不配合工作,不愿意交出携带的危险品。她到达现场后,发现是一位老大爷不承认自己的行李当中有压力罐,而且情绪非常激动。孟雨见状,先是安抚了老人家情绪,又通过再过一遍安检仪的方式,告诉他包内确实有违禁品。最后那名旅客在经过两次安检确认后,不得不承认包中确实有一个800毫升的杀虫气罐。孟雨向其宣读了有关公告和规定,又耐心解释了将危险品带上车后的危害,老人才平复了情绪,心甘情愿将气罐交给了孟雨。

小孟每天在安检室一呆就是一天,一会儿安检员查获危险品,她就要向旅客进行宣传教育,普及法律知识;一会儿旅客被查到携带危险品,与安检员发生言语冲突,她就要站出来平稳旅客情绪,解决矛盾,耐心解释,希望旅客能够予以理解。来来回回每天要向旅客进行宣传教育达到数百遍。然而旅客的每一句“谢谢”都是对她工作最好的肯定和鼓励。她说自己的工作就是考验“爱心、细心、专心”的细致活儿。

2月2日15时40分许,孟雨和安检员杨婷婷在北京西站南广场进站安检通道执机时,从旅客田某过检的行包中查获1把弹簧自锁刀,刀具长约15厘米,刀尖角度小于60°。经询问,该人称此刀是朋友赠送的。经北京公安处治安支队鉴定,此刀属管制刀具。现派出所已将管制刀具收缴,并对田某处以200元罚款。

安检队最大的生力军就是一群90后的小姑娘和小伙子们,她们大多从遥远的家乡来到北京,孟雨在工作中,对她们的关心无微不至,经常问寒问暖。有了孩子之后,更是时时体现着一种大姐姐式的关怀。有了她和同事的不懈努力,整个安检队成了一个温馨的大家庭。

“便衣图图”希望自己像道光

今年24岁的王富营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打击队的便衣民警。他戴着眼镜,举止文质彬彬,和传说中的便衣民警似乎有点差距。小王从天津警官学院毕业以后,加入了便衣民警的行列。因为他的耳朵长得有点像动画片里的“大耳朵图图”,因此就有了个外号叫“便衣图图”。王富营说自己工作的特殊性在于常年奔波于执法一线,近距离地接触违法犯罪人员,工作带有危险性和挑战性,但是却最能锻炼人,“能够直面人性的光辉和阴暗”。

老赵是一名30多岁的黑车司机,脑袋灵光,眼睛乱转,每次王富营见到他,他总能在100米开外的地方发现便衣民警,然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。“每次我们抓他都要围追堵截,跑出去一条街。”小王说,经过了解得知,老赵的家庭经济条件很差,上有八旬老母卧病在床,下有三岁幼子嗷嗷待哺。当民警教育老赵不要再违法时,老赵总是流露出一种可怜恳求的目光,但是一走出派出所,他又在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。小王看在眼里,也气在心里:“下次再抓到你,看你在处罚通知书上签字还能笑出来?”

果然小王又一次抓到了老赵,而且还抓了个现行。当老赵双手戴上手铐的时候,没有了平时的嘻嘻哈哈,到了派出所更是一言不发。小王抓住机会对他进行教育,因为这时老赵才能真正听进去。当老赵听到小王说有了案底会影响子女报考公务员当兵的时候,老赵露出后悔的神情……

这之后有段时间小王没有见到老赵,直到一个月之后,小王和同事在岗亭里休息,一个穿着美团外卖工作服的男子走进来。小王一看竟然是老赵,老赵笑着说:“我找到了正经工作,以后不会拉黑活了。”小王高兴起来,给老赵点了一支烟……

一天王富营接到所里的通知,要去火车上抓一个网上通缉的在逃人员。小王对这种事已经轻车熟路,拿上手铐,带着执法记录仪就走。上了火车,他和同事在在逃嫌疑人的座位前后坐下,焦急地等待目标出现,眼看发车时间就要到了,本以为无望了,结果从车厢跑进来两个年轻人,跟在逃人员登记表比对,其中一人正是在逃嫌疑人。小王和同事上前出示了工作证,将嫌疑人抓获,这时候旁边同行的一个男孩却拦住了民警的去路,开始纠缠民警。“我们本来无心和他理论,但是他死乞白赖地纠缠我们,”小王便开始询问对方的情况,让他出示身份证进行核查,结果发现竟然是同案犯,“真是一箭双雕,把两个人带回去的途中,我还连连称赞他们的交情深厚。”

春运这几天小王主要负责在车站清理扰序人员。昨天他在车站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带着女旅客进站,便觉得对方有点问题。“这两个人一看就不像同行的旅客,”小王就上前盘问,果然男子冒充车站工作人员带着旅客去办理行李托运,每件行李多收了五六十元的差价。“这名女旅客不清楚火车托运的流程,我们就带着她去办理了托运。”

作为便衣民警,小王有时经常夜里在车站盯着,往往一宿都不能睡觉。“凌晨3点左右是黑车出没最多的时候,我们就守在南北两个广场,把各个出入口都堵上,一等就是几个小时,天再冷也要咬牙坚持着。”小王说,“这个工作虽然辛苦、累,但是也能学到很多东西,培养我们的耐性,也锻炼了我们的严谨性。”

但这份工作也有危险性。有次在车站清理违法人员,小王的同事被一名携带肺结核病菌的男子抓破了胳膊。幸好同事及时用肥皂和清水洗了伤口,经过检查没有被传染上疾病。“便衣民警有时会完全暴露在犯罪分子的面前,所以危险也是无时不在,如果说警察是黑白世界里的一堵墙,那便衣警察就是隐没在黑暗里、直面黑暗的那一面吧,”小王说,“我们队里的便衣民警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正是青春绽放的年纪,但我们有精神支柱,就是怀里的警官证,我们希望自己能像一道光,让那些活在黑暗中的犯罪分子无处遁形。”

来源:北京晚报 ?记者 王蔷 通讯员 王旭红 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